安安💋六桃

一枚喜欢六桃总攻的萌妹子

【安谭】相濡以沫(二)

我回来了,基于种种原因,我没能按时来这逍遥,本安深表歉意,but一切已成为历史,我现已出关了,所以安谭你们先看着,简书同步更新哟☞本安简书叫“心恋之六桃”

正文在↓↓↓

    安迪反应过来老谭同意了她的请求后,兴奋地就差蹦起来了,差点显示出总是让自己害怕的一面,看着老谭楞住的面孔,安迪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,整理一下衣服,又恢复了平日里那冰冷女强人的面孔,一本正经却又不失调皮地说道:

  “那我就去订最快起飞的航班咯,我现在要回家收拾行李啦,等我收拾好给你电话,来接我”快速说完后就急促地走向门口,迫不及待地朝老谭挥挥手

  老谭看着自己萌萌的安迪,想到她对同自己一道出游的期待,一股暖流涌上心头,紧接着给助理打了个电话:

  “帮我收拾一下出门行李,一小时后在机场等我”放下手机,老谭也满怀希望的等着手机屏幕上出现“安迪”两字

    接上安迪后老谭极速驶向机场,和助理交接后,在助理一脸八卦的注视下肩并肩离开

    不久后,两人踏上飞往普吉岛的航班,一到座位坐下的安迪一如既往地要了一个毯子,待老谭放完东西回到座位的时候安迪已经将自己裹成春卷状,看着安迪老谭一阵欣慰,安迪已经不是那个处处都需要自己照顾的小女孩了,不过自己依旧愿意一生陪在她身边,不管两人最后有没有在一起,安迪,我愿一生守护在你身边,带着同样的想法两人沉沉睡去

安迪再睁眼的时候,飞机已经在下降了,老谭轻轻地推推安迪,看着安迪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,迷离地看着周围,老谭小声说道:

    “安迪,快到了,整理一下吧,不然一会下飞机会着凉的,感冒了头疼会很难受的”安迪享受着来自谭宗明的暖暖呵护,轻轻点头,“好”

  周围地人好奇的看着这一对看似情侣却又没互相确定心意的两人,安迪感受到来自外界的不解目光,有些脸红,想要缓解下这尴尬的气氛就立马站起,谁想,两个膝盖刚刚撑起,睡了一路被压麻的小腿就罢了工,一下没站稳,就在即将要跌倒的瞬间,老谭一把将她拽起,但惯性作怪,安迪压在老谭身上一起倒在座椅上

  可不幸地是,老谭的腰正好不偏不倚地硌在扶手上,默默对视几秒钟后,在脸红心跳过后,才听到老谭嘴里的一声“嘶”,安迪突然意识到老谭哪里受伤了,匆匆想站起来,但重心还在老谭身上,更关键的是倒下的时候老谭害怕安迪受伤,所以不自觉地紧紧搂住她,以至于安迪现在很难脱身

  又过了几秒,安迪猛然感觉到周围地空气渐渐变热,呼吸越来越急促,脸红心跳,“老谭,你没事吧?”尽管脱不了身,但安迪依旧关心老谭的身子

  被硌地生疼的感觉老谭仅在摔下去后一秒感觉到,一秒之后的那一段时间里老谭仅能意识到的就是,安迪在自己怀里!

  回过神来,老谭看着安迪关心自己的样子,心里的那一句埋藏了十几年的“我爱你”终于经历过时间的轮回后脱口而出...

    话说出去以后老谭就楞住了。没想到的是,这时候的安迪竟没有自己想的那样慌乱,好像早已知道自己的心意一般,只是默默地看着自己。

  老谭还想解释着什么,安迪将他慢慢扶起,轻轻揉揉他受伤的地方,想个勇士一样抬头望向老谭,“别说了,我懂”听到安迪没有那么直白地说出对自己的心意后,老谭一把搂住安迪,两人就这么一直抱着,互相享受着带给彼此的那一份温存,耳边早已听不到那来自其他乘客的祝福

或许,安然待在你的身边,是我这一生中最明智的抉择

正文完

哇哇哇,不知不觉,两人终究确定心意,你们猜下一章会开车,还是会继续这种甜到起飞的腻歪捏?

不然给我提供点脑洞好不啦,一下午写这么多也是不容易的嘞

【安谭】相濡以沫(一)

安迪自从和包奕凡度假回来,就一直想再去一次风景怡人的普吉岛。

倒是之前小包总也有打着出去玩的旗号来纠缠安迪,不过安迪对他这个人并不来电,反而一点好感都没有。所以每当小包总赖着脸皮邀约,还美其名曰“陪安迪放松减压”时,总会遭到安迪无情的拒绝。

久而久之,包总虽时不时来个电话对安迪寒噓问暖,但也和在普吉岛时的安迪拉开越来越大的距离,慢慢安迪因为工作的繁忙也时常挂掉电话,但还是会在助理嫉妒的眼神下,收到好大的一束玫瑰花。

终于有一天,安迪和谭宗明从会客室出来,长长叹了一口气“诶,这个公司真难搞,不过好在忙完可。怎么样,资本家,我没给你丢脸吧?”

老谭有满脸褶子的笑着:“当然,我谭宗明看好的人,怎么会错?”

安迪心里有些莫名其妙的感动,不知不觉,自己和老谭的关系又近了一步。和老谭待久了,待人处事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冷冰冰,心中倍感温暖,又有无尽的感激。

对老谭,她还没弄懂到底是什么情感,朋友,还是,恋人?她不知道,但谭宗明心里清楚的很:安迪,我永远爱你。

安迪甜甜的声音忽的一下打断老谭,小声说:“老谭,既然工作忙完了,我们去度假吧!”

“好啊!你想去哪?”

“普吉岛,上次你没去,挺可惜的,那真的不错”

“好”

对于安迪提出的要求,谭宗明总是毫不犹豫的答应。

他宠她,因为,他爱她。

     

【安谭】毫无逻辑的狗粮(四)

这么多天过去了,安迪始终没有忘记与曲筱绡的那通电话。“难道真如小曲所说,自己爱上老谭了~可是,老谭不一直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吗,怎么可能呢?虽说老谭对自己真的好,有很多时候他也会想别人关心自己女朋友一样关心我,宠着我。可是...算了,肯定是自己自作多情了,我们只是朋友,离不开的朋友。不想了,好烦~”安迪忙完了工作,自己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嘀嘀咕咕。

   è€è°­å«å®‰è¿ªåƒåˆé¤ï¼Œèµ°è¿›åŠžå…¬å®¤ï¼Œä¸€çœ‹æ¤…子上没人,便奇怪的往里走去,突然听到沙发后面有动静,于是轻悄悄的走到安迪背后。“安迪?”

     â€œå•Šï¼â€å®‰è¿ªå¬åˆ°èƒŒåŽåŠ¨é™ï¼ŒçŒ›ç„¶ç«™èµ·æ¥ï¼Œä¸å¹¸åœ°æ˜¯ï¼Œåä¹…了腿麻了,一下没站住跌进了老谭的怀抱。“那个,老谭...我...”安迪想起刚刚自己一个人小声说的话,突然意识到是不是老谭也听见了,一张小脸憋的红彤彤,现在又离老谭这么近,真是让人呼吸不过来~

     è€è°­ç»…士地把安迪抱起,放到沙发上,轻轻地揉着安迪酸痛的小腿。看着她脸上还未消去的红晕,问到“安迪,你刚刚一个人说什么呢?”

       â€œé¢(⊙o⊙)…,没什么~”

       â€œå¥½å•¦ï¼Œæˆ‘什么也没听到”老谭知道她不好意思

     å®‰è¿ªæ­¤æ—¶æ­¤åˆ»ï¼Œçœ‹ç€ä»–帮自己温柔的按摩。突然想起谭宗明对自己的好,想着小曲的话,想起之前两人一起在纽约,一起上班,一起下班,一起吃饭,一起外出。想着两个人的点点滴滴。老谭和别的女人应付酒会时,自己也会吃醋,可是老谭知道自己不喜欢那种活动;老谭会在自己和奇点分手时,轻轻的抱住自己,告诉自己我值得更好的;老谭甚至比自己更了解自己,他知道自己的生活习惯,知道自己紧张的需要冰水,知道自己不习惯用筷子,知道自己虽然外表很坚强,可内心却很柔弱。老谭知道自己的一切。

    眼看,老谭都快40了,可连女朋友都没有,是不是他真的在等自己。既然老谭对我这么好,那我就试试。

        “老谭,你爱我吗?”安迪柔和的目光注视着老谭,小心得问到

         â€œå•Šï¼Ÿâ€å¾ˆæ˜¾ç„¶ï¼Œè€è°­çš„反应告诉自己他不爱自己,是自己自作多情了,可她不知道老谭只是没想到,她会这么主动。

 â€œå“¦ï¼Œç®—了,没什么,就当我什么多没说”安迪心里还是有些小失望的,她希望老谭的回答是肯定的,腿也好的差不多了,于是轻轻推开老谭,站起来,走到落地窗前,只是想一个人静静。

       å¾…老谭反应过来安迪在表白自己后,跟了上去,从后抱住安迪,两手放在安迪腰间,嘴唇贴住安迪的脖子,轻轻说到

       â€œå®‰è¿ªï¼Œæˆ‘爱你~”

      安迪特别惊讶,扭过身来,看到老谭认真的表情,不由地会相信。可能是太激动,眼泪一下子涌出来,想到老谭原来真的在等自己,他原来真的爱我,安迪就觉得自己一定是世上最幸福的人。

       è°­å®—明替安迪拭去眼角的泪水,轻轻将安迪拥入怀里,小声问“那你呢?”

        “我也是”安迪将头抬起,对上老谭的目光,嘴角上扬。

       è€è°­ï¼ŒçœŸæƒ³å’Œä½ å°±ä¸€ç›´è¿™ä¹ˆæŠ±ç€ï¼ŒæŠ¥åˆ°å¤©è’地老。

后面两人开车了,但我还不会写,自行脑补吧,争取早日拿到驾照~

【安谭】毫无逻辑的狗粮(三)

谭宗明出差已经半个月了,尽管每天都很忙,但还是总会在自己休息时第一时间想起安迪。脑海里的安迪,还是那么美好,那么纯洁,哪怕不能做他的丈夫,也甘愿当她一辈子的守护者。

在上海忙了一上午的安迪,到了午饭时间,不禁意的看向门口,“老谭怎么还不来叫我吃饭,哦,对了,他还在出差。”安迪苦笑了一下,自己提起包走向门外,把车开到了谭宗明经常带自己来的一家规模不大的餐厅。

和谭宗明熟知的老板看着安迪的到来,疑惑到“安迪小姐,怎么是你一个人谭总没来吗?”安迪为了礼节,面带微笑回了一句“他出差了”就走了进去。点的也是谭宗明平常点的那些菜,因为自己对中国的菜单一窍不通,每回都是老谭帮忙点自己喜欢吃的。

菜上来了,安迪不习惯的用筷子夹起一块自己平常最爱吃的鱼,小心放进嘴里,但此刻根本品尝不出什么味道。难道是今天老谭不在身边陪着自己吗?也没有人帮自己点菜,没有人为自己准备刀叉。唉,有点想老谭了,要是他在就好了。

回公司的路上,安迪一直在想:我和老谭到底是什么关系,难道只是朋友吗?可是,我怎么感觉好像离不开他了?难道我爱上他了?不,不可能,我们只是最好的朋友。安迪想到这就不敢往下想了,

给在这方面比自己懂得多的曲筱筱打了个电话求教“喂?小曲,我想请教你一下,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?”

“哇,天哪,安迪,快说快说,你和谁啊?”

安迪受不了曲筱筱的一再逼问,终于开了口“是老谭,我感觉自己离不开他了,但我不知道这个叫不叫爱”

“果然是谭大鳄,那这个好说,我问你几个问题,你必须马上回答出来”

“好”

“你见他的时候会脸红吗?”

“会”

“你伤心的时候会想让他在旁边吗?”

“会”

“你现在希望能马上见到谁?”

“老谭”

“如果让你选择一个男人一辈子陪在你身边,你会选择谁?”

“老谭”

“ok,安迪,恭喜你真的爱上他了”

“啊?真的”安迪还是有些不相信,他们一直不都是朋友吗

“是真的,我看谭大鳄人也挺好的,你们很有可能啊,加油!”

电话另一边的安迪陷入了沉思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æœ¬å®å®æ˜¯åˆ†å‰²çº¿

下章安迪要向我们的谭大鳄表白了哦,最近脑子里也不知道想什么,有点晕+_+

【安谭】毫无逻辑的狗粮(二)

安迪刚刚开完收购红星的会议,刘思明的粗心让她忍不住想要骂人,拿起一瓶依云,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,这才把心中的火气压下去,踩着高跟鞋冲进CEO的办公室。

谭宗明看着自己的小公主一脸不高兴的进来,气哄哄的坐在沙发上,清楚的知道又是那帮人惹自己的宝贝生气。心隐隐有些作痛,自己到底能不能够保护安迪一辈子?

“老谭,你怎么了?”安迪见谭宗明呆呆的楞在那也不说话,便主动张开了口。眼睛有些迷离的看着谭宗明,语气里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强势。

“嗯?我...没事。那个,安迪,他们是不是又惹你生气了?”谭宗明温柔的看着安迪。

“嗯,公司给他们钱,不是让他们来出错的,真是搞不懂他们怎么想的”一想起来安迪心里的火噔噔的往上窜,

眼看安迪又要动怒,谭宗明赶紧哄安迪“好了,不生气了,以后我来开会吧,你不用听他们的报告”

听到谭宗明这么说,安迪又消了一半的气,老谭对她一直这么好,真怕有一天醒来,老谭不在了

“那怎么行?我赚的事资本家的钱,就要为资本家做事,还是我来吧”

谭宗明带着宠溺的眼神看着安迪,“好,你说什么是什么。不过,你可不能天天这么生气,对身体不好”生怕安迪受半点委屈

“嗯嗯,我知道”

老谭,你真好,安迪心里一遍遍的说过,我爱你,可是你对我的感情呢?是什么?

老谭心里默默的说,安迪,我好爱你,什么时候你才能懂我的心,我怕我一说出来,你就会离我而去,失去你唯一的朋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å®å®æ˜¯åˆ†å‰²çº¿

刚开始可能写的比较散,大家将就着看,再写几次,我会考虑学着开开车

【安谭】毫无逻辑的狗粮(一)

7月份的上海,天热的要命,结束了一天的工作。安迪大步走进谭宗明的办公室

“老谭,下班了吗?”

“嗯?叫我什么?”

“老...公,晚上吃什么?”

“嗯...回家吧”

“你给我做饭?家里貌似只有速冻饺子。你喜欢吃?”

“我最讨厌吃饺子,饺子馅闻着恶心”

wuli纯洁的安迪被没有弄懂老谭的心思,于是正经的问到“那你要吃什么啊?”

“老婆,我想。。。吃你。”谭宗明一脸坏笑的看着安迪,顺便站起来抚上了安迪的背,双手游走

“流氓”安迪没想到谭宗明在结婚后这么无耻,几乎天天欲求不满

看着他渴求却又一脸无辜的表情,也没办法,只好无奈笑笑“好吧,不过...”

“不过什么?”谭宗明知道自己的安迪舍不得让他难受,宠溺的笑笑。

安迪可是见识过谭宗明在床上的野蛮,那,真的是让安迪吃尽了苦头,以至于第二天早上连床都下不了。但她又想最近又正在想办法想要补偿老谭对她的好,于是安迪勉强同意“不过,你可不许胡来。要,慢一点”

“好,听你的”谭宗明看着自己怀里的安迪,羞红的脸,心想着

“嘿嘿,一会儿到了床上,我可不承认说过这话”

安迪看着谭宗明脸上狡黠的笑容,脸颊上刚刚消去的红又一下子涌了出来,离谭宗明这么近,浑身一下子燥热起来,抬头对上他的眼神,又赶紧莽撞的低下头。

谭宗明看到自己心爱的安迪这么容易害羞,嘴角不知不觉的上扬。

安迪,我真想一不小心,和你白头到老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æœ¬å®å®æ˜¯åˆ†å‰²çº¿

初次写安迪宝宝和谭霸霸,若有不足,请多指教,宝宝努力改进 谢谢各位亲的支持。之后会后续更多安谭的故事,有甜有虐,还有肉,虽说宝宝刚刚拿到驾照(๑•́ ₃ •̀๑)

【安包】【我走以后】【短篇 HE 高虐预警 完结】

茄子Eggplant___:

虐哭了,真心的


凛凛重飞雪:




听了跨界歌王的《我走以后》脑洞大开。




高虐预警
高虐预警
高虐预警




HE!
HE!!
HE!!!




👉重要的话说三遍




👉我们的宗旨是虐心不虐身,虐过程不虐结局 ✌




👉以小说里安迪坦诚身世那一段开始,续写。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【番外】我走以后(HE,虐)




和包子在南通参加完同学的婚礼,安迪一路上思绪万千,两个人在一起应该更坦诚。她深深记得上一次对奇点坦诚后他眼里的恐惧,也记得魏国强眼里的恐惧。她害怕包子无法接受,更害怕她会拖累他。激烈思想斗争以后还是决定告诉他,总比真想白露以后难堪地离开好得多。




安迪已经做好了准备,迎接一切可能的回应。




“我妈、我弟弟、我外婆都有很严重的精神病……我对自己的精神状况也一直警惕并怀疑……”
“我不能结婚。对不起,让你镜花水月一场。我……很谢谢你带给我的美好。就这样。我打算走了。”
“麻烦你送我去……酒店……”




安迪坦白了自己的身世,包奕凡呆呆地站在原地,久久不能说话。她早已预料到是这样的结局,这样不堪地身世,谁都承受不住,但她还是感到一点失望。直到她转身打算回卧室收拾行李,包奕凡把她一把拦在怀里。




“别动,让我抱着静静……你想想,推开我,谁来疼你?”又回到了她贪恋的怀抱,三十年的坚强一下子崩塌了,她埋在包奕凡怀里嚎啕大哭。她也想要厚厚的关爱,也想和正常人一样享受爱情,她什么都想要,要很多三十年来从未属于她的东西……




“别再说离开了,好吗?”安迪无法拒绝,她想答应,但理智告诉她不能害他,只能挤出一个生硬的笑,眉眼里尽是尴尬。




晚上睡得很不踏实,半夜醒来包奕凡不在身边,也不在房间,她一下子全部清醒了,连鞋都顾不得穿就冲出去。




站在卧室门口,看到包奕凡如雕塑一般坐在沙发上,眼睛一动不动,安迪不由得心酸。她知道包奕凡在想什么,挽留她意味着什么……




安迪眼眶湿润,不敢走去他身边,仿佛沙发上的已经是和她不相干的人,她怎么能害一个不相干的人呢。她重新躺回被子里,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,绝不能害他,爱他就放手,离开他……但这个决定几乎用了她所有的力气,泪水缓缓流下,浸湿了枕头。一阵凉风吹过,灰色的窗帘扬起又落下,她不禁把被子裹紧了些。




包奕凡躺回她的身边,熟悉的温度从被子里传来,她很想转身扑进那个怀抱。眼泪愈来愈多,她的身体开始颤抖,她尽力抑制着,但效果却恰恰相反。身边的人感受到了她的颤抖,大手环上她的腰,把她转过身来按进自己怀里。她紧紧抓着他的后背,她不想离开,只想把他牢牢抓在手里,但是,理智尚存,她不能拖累他……这一刻她用力拉进两人的距离,想记住他所有的味道,记住他的怀抱……




她不知道她走以后,需要用多长时间才能忘记这段感情,忘记这个用生命来爱她的人。如此敏感脆弱的她,爱上一个人已经不容易,想要忘记一个人,又得用多久?




第二天早晨,包奕凡要去公司开会,安迪送他到车边,眼里是说不出口的挽留和不舍。他关上车门,临别前,她突然惊呼一声,“包子!”喊完以后,心里的石头落了地。包奕凡摇下车窗回头的瞬间,安迪伸出手抵在他的脑后,娇嫩的唇附上了他的。




缠绵了几秒,她本想退开,包子却有意加重了这个吻——他知道安迪现在非常缺乏安全感。包子放开她时,她还有些愣神,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,包子看着她微笑的眼睛,“外面冷,快进屋,等我回来”




她的笑容渐渐地变得僵硬,目送着包子的车开远,而包子却没有看到她布满泪痕的脸。她收了收情绪,转身回房间收拾行李。狠下心,必须离开了……




“老谭,红星的收购方案我已经做好,一会儿email给你。我……想回美国了”安迪无力地给老谭打去电话。
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,老谭皱了皱眉,“好,你自己决定”老谭对她是足够了解的,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轻易离开。




包奕凡开会回来,找遍整个家都没发现安迪的身影,她的行李、衣服全都消失了……他想起安迪早上反常的离别吻,还有昨晚哭到颤抖的身体,他太了解她……




包奕凡站在客厅里焦头烂额,目光瞥到茶几,上面放着一碗面条,下面压着一张纸。他颤抖地拿起,安迪清秀的字体映入眼前……




包子:
         我走了,谢谢你带给我所有的美好,我会记在心里一辈子。我们不能心存侥幸,未来的不可知我们谁都无法预测,我们赌不起……我不能害自己,更不能害你。放手吧,不要来找我,你值得更好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爱你   安迪




他坐在沙发上,把脸深埋进手里,一颗一颗泪水止不住地下落。眼前那碗浑浊的面汤估计是安迪唯一会做的中餐,包奕凡抹了抹脸,把那碗不好吃的面条一股脑全部吞进肚子。他能感受到她昨晚哭得那么撕心裂肺,该是有多痛心。安迪是很留恋这段感情的,虽然包奕凡不知道要去哪里找她,但他知道不该那么轻易就放她走。




安迪拖着行李直接买了飞往普吉岛的机票,上了飞机就开始呼呼大睡,像上次一样。可惜,上次一觉醒来后和奇点的关系已经不再让她烦心,可这次无论她多想忘记,却总感觉包奕凡的气息和身影无处不在,一回头却发现什么也没有,转而陷入了更深的痛心。




她想用度假的放松来麻痹自己,可是这个两人爱情开始的地方真不是一个好的选择。安迪进了酒店房间,靠着门板缓缓滑坐在地上,目光呆滞。天色渐黑,她也不打算起来开灯,就那样一直抱着膝盖蜷缩在地板上,开了一瓶红酒,一言不发地一边喝一边流泪。




她担心的事终于要发生了,她妈就是在感情转折的时候发疯的,她也快了吧。她从此以后就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,她把所有疼爱她的人抛向脑后,她真是个狠心的心,永远学不会与人相处,她永远都不会再幸福了。




包奕凡结束了和老谭的电话后,坐在沙发上沉思,皱着眉头,思绪像指尖香烟的烟雾一样缭绕飞旋。




“安迪已经做好了孤独终老的准备,但我劝你,不要放弃她”
“其实家族病史没那么大地概率,都是她的心魔在作怪”




老谭的话在包奕凡脑海里重复着,老谭深知安迪内心的自卑,深知她对包奕凡的爱有多深。如果这样一意孤行地离开,对她的伤害一定会更大。突破心魔才是最好的办法,而她的爱人就是那剂良药。




“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,但过几天她要回上海办离职,还有重要的证件,我想应该都在欢乐颂……你不用勉强……”老谭的忠告包奕凡句句记在心里。这次绝对不放手了……




安迪在普吉岛浑浑噩噩地过了三天,她不敢出门,害怕触景生情。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,她害怕回想开始的事。哪怕是在酒店里,想起点餐的时候她厚着脸皮吃了包子的那一份,结果被他拖出去骑车作为交换条件;泡在泳池里发呆,想到包奕凡肉腾腾的身材,想起他第一次吻她;坐在窗前发呆,想到她在太阳下睡觉包子帮她捉蚊虫……




她再也受不了思绪被回忆牵着走的感觉,毫无理智可言,像个花痴,她最忌讳的花痴。立刻打包行李买了最近的一趟航班,回上海。




“安迪,你要走我不留你。但是,你记住,你值得拥有一份感情,不要觉得自己是谁的拖累”
“老谭,谢谢你。但我做不到害他……”
“你以为离开他就是对他好吗?感情的创伤是双方的,你承受了多大的痛苦,他承受的可能是你的双倍。”
“…………”
“以前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,这次还是站在你的角度。”
“以后的事谁也不知道,我只希望你不要留遗憾。离职的事你再考虑一下,回家睡一觉,明天如果还坚持,我帮你妥善安排。”
安迪点点头,“谢谢你”




安迪脑海里回想着老谭的话,感情是双方的,一方的退出必然给另一方带来更大地伤害。她是不是太残忍了?真的要让包子承受失去她的痛苦吗?但是理智又告诉她,不能害人……她矛盾极了。




无精打采地回到欢乐颂,安迪去厨房开了瓶红酒,她没办法理顺自己的思维,不如堕落来得更爽快一些。喝完了整整一瓶红酒,她跌跌撞撞地走进卧室。




她一再相信眼前的是幻觉,床边扔了一地的衣服,这样的场景是多么熟悉,她大脑差点崩溃,颤颤巍巍地弯腰下去捡,真实的触感告诉她,这不是幻觉,吓了自己一跳。她揉揉眼睛,床上大字型横躺着一个人。黑夜里,那个人的眼睛是那么明亮,仿佛要把她看穿。




她目瞪口呆,轻轻伸手摸到他的脸。这几天所有的委屈全部化为眼泪,她看着扔了一地的衣服和那个躺在床上的人,什么理智什么矛盾全部抛之脑后。死皮赖脸的包奕凡,她再熟悉不过。她还记得他曾说过,相爱就是在一起的唯一理由。她做不到离开他,更做不到看着他比自己更痛苦。




床上的人跳起来把她紧紧搂在怀里,想把思念全部揉进对方身体。任凭她眼泪肆意,任凭她的指甲把他的背抓得通红。
“不许再离开了,答应我”




安迪体验过后才终于知道,她真的离不开他。哭累了,哽咽着终于挤出一个字“嗯。”




两个人拥抱着彼此,在黑夜中亲吻很久很久没有……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这次是自动挡开车,自己脑补 😂
再写就多余了




不知道有没有虐到你们 ~~


你真的要这样吗?一直被你撩撩撩,我真快活不下去了😘😘

【安谭】拥你入眠(11)

啊啊啊,好想早点学会开车,

顾顾是准备闭关学习的顾顾:


“让我真正意义上,当小琛的爸爸。”

安迪紧闭住眼睛,虽然真的有一种奇异的感觉,可下一秒,只是下一秒,她的全身都充盈了十分不舒服的气息。

猛力推开他,大口喘着粗气。
谭宗明摸了摸嘴唇,看着安迪涨红了脸站在原地缓着劲的样子。

“安迪。”

“老谭,对不起,我…”

没有厌恶,甚至推开他之后的第一反应是道歉。

安迪闭着眼喘着气,手狠狠按在胸口处。

“安迪,没关系,我可以等你。”

“这不是等不等的问题。老谭,我总是会拖累你。”

“你哪里拖累我了?”

“前几年,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我只是觉得我只会给你添麻烦。”

谭宗明哑然失笑,想伸手拥抱住她,却还是无奈地在心底叹气。

“你去美国是为了逃开我?”

安迪没说话,算是默认。

“这三年,我已经无数次想去找你。”

但是在我第五次去找你却听不到你消息的时候,我就觉得,是你故意在躲着我啊。
再多的寻找也失去意义了吧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“没什么可对不起的,只想知道你爱不爱我。”

安迪抬起头,谭宗明的眼神很认真,脸庞一边隐没在阴影里。
这问题,她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“我不明白什么是爱。”
她摇头。

“那你对我的感觉呢。”

“很温柔,也很会包容。我们认识还有快二十年,但你从来没让我心慌过。”

谭宗明若有所思。

“我会等你慢慢接受,好吗。”

安迪抿着嘴唇,点头。

谭其琛在一边不耐烦,拽了拽安迪的衣角。
“我饿了。”
安迪摸了摸他的头发,抬头看向谭宗明。

“去吃饭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安迪带着其琛上了谭宗明的车,和他回家。
厨师已经准备好晚饭,暖黄色的灯光打在餐桌上,散发着奇异温暖的气息。

“其琛,要我给你夹吗。”

安迪转向身边,问道。
还没等其琛回答,谭宗明就已经率先把他的碗夹得满满的。

“情商也是够低,夹就是了,你问他让他怎么回答。”

安迪哼了一声,看了一眼其琛,他正专注吃饭,根本没功夫理会两人斗嘴。

“其琛,你晚上想跟谁睡啊。”

“爸爸。”

“谭其琛,你才认识你爸爸几天就不把我放眼里了。”

安迪有些不满,把谭其琛的头掰到自己的方向,一脸哀怨。

“你怎么连孩子的醋都吃?”

安迪撇了谭宗明一眼。

“谁说我吃孩子的醋了?”

“那就是吃我的醋。”

安迪被这句话噎了几秒,才慢慢吐出两个字:“…没有。”

谭宗明呵呵笑了两声,也没准备过多开玩笑,这顿饭的时间本来平平淡淡过去,两个人又为其琛今天跟谁睡吵起来。

一整天都没陪其琛的安迪自然不想忍耐,把和其琛同床的权利毫不犹豫划分给自己,谭宗明却不满意,一个劲儿要让其琛决定。

安迪当然知道其琛向着谁,死活不肯,这争吵就是这么来的。

“爸爸妈妈和我一起睡。”
本来两个人正吵着,谭其琛突然来了那么一句,那两个人都说愣了。

“好。”
谭宗明心里默默竖大拇指。

安迪白了一眼谭宗明,蹲下身,语气极有耐心:“其琛,爸爸妈妈是不能睡一起的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…”

安迪欲言又止,谭宗明在一边偷偷笑。

“因为如果爸爸妈妈一起睡你就可能多一个妹妹了。”

谭宗明忍着笑给谭其琛解释。

其琛若有所思地点头,仿佛明白了什么,又好像不明白。
安迪捂着额头,深深感觉到心累。
“谭宗明。”安迪叫着他的全名,“快二十年了以前真没见过你这样。”

“太不了解我。”谭宗明摆摆手。

“那不要爸爸妈妈一起睡了,我要和爸爸睡。”

谭宗明把胜利的目光向安迪投过去,就差比V字手势了。
安迪把谭其琛拽过来,脸色有点不好看。

“谭其琛。”

“到。”

“今天乖乖跟妈妈睡,明天后天我都不管你了。”

好在其琛也不是不好说话的孩子,分分钟对安迪言听计从。

好在谭宗明也不是不好说话的人,默许了之后不忘加一句。

“说好明后天你都不管他了。”

安迪懒得理他,拉着谭其琛去自己的卧室,谭宗明在后面笑了笑,转身回去睡觉。

至于今后怎么追安迪,他可是想得清清楚楚。